口天青争

可以叫我茶茶,
坑很多,吃的很专一,产出很专一,

[轰出] 叶わない恋でも…

之前看见有关出久个性猜想,出久之前有个性,是火焰或飞翔一类的,假想火焰


手无脑无文笔无


最后两段的日语那是歌词,还蛮好听的,叫 《あなたは煙草 私はシャボン》。标题也是歌名,起名废物。


“你知道个性婚姻吗?”

于那个蝉鸣之夏中的一抹阴凉里,出久第一次对格外冷淡的轰君有了一抹映像。

外表的寒冰中包裹着赤诚的情感。

太耀眼了吧,以普通人自居的绿谷皱眉为难道。

“可这不也是你的力量吗?”

怒吼的出久周身火焰映衬着他带着雀斑的稚嫩面庞,随着主人,带怒气的火舌象是把少年吞了进去。

明明有着与那个混蛋相似的个性,却温柔的像妈妈一样,即使妈妈对他的温存并没有多长时光。

太暖暖了吧。

轰怔住了。

接下来的少女漫式发展似乎过于顺利了。

在台上为他鼓气的出久,残念脸碎碎念的出久,认真对待每一个对手,想保护每一个人的出久。

轰在无数破碎的光影中看着每一个出久,每一个组成了一个散发出温暖光芒的少年,有坚强,执着到犟强,谦逊,容易害羞,笑起来很好看的,他所喜欢的,绿谷出久。

出久在轰与他讲述个性婚姻所导致的童年惨剧时,没有机会与弄说,他的儿时由于发现个性过晚,在短暂的前半生中一度陷入绝望之中,儿时玩伴的过于优秀衬着他这边单薄的梦想毫无边际。

在国中时期才发现个性的原故,所以对个性的控制在同龄人中十分之差,那道每天都会被烧糊的饭菜,那个一夜就空了的垃圾堆,那个每次控制个性时都会灼烧到自己,而常年带伤的手臂,难以言述出来的过往。

出久有时候会想,能在中学里遇见轰頁的太幸运了,一个带着光芒的天才少年,将自己光环的裂纹向自己露出来,带着抗拒与不安的由自己来修复好。

即优秀,又遥远的。


背伸びをしたって届かない,踮起脚也触不到,

恋のお相手はお星様,我爱慕的是遥遥星辰。


与发出邀请去特价店吃便当的轰同时发出了一声叹息。

能答应吗,无论是近期的还是遥远的请求。

“好。"
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