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天青争

笑颜

[all金]寂寞金金,在线找朋友

     金有两个哥哥,即使是格瑞也只知道一个。
     在金小的时候,爸爸妈妈便很忙。年幼的金,不知道是为什么。硕大的家中只有一个哥哥陪着他。偶尔哥哥也会不见人影。陪陪他的只有五个娃娃。金很寂寞。
      金从小就被勒令,不准进入尽头的那个房间。
      金知道原因,他有一个同胞兄弟。虽然早他几秒出生,但是精神却不正常。这是他哥哥告诉他。他的哥哥说这句话的,眼睛看着窗外。金不明白,金不想明白。
      金不是一个坏孩子,金也不想成为一个坏孩子。可是他却一个劲的嫉妒,嫉妒这他那被锁在房间里的兄弟,这很奇怪,也并不奇怪。
      金曾经看过一次他的兄弟,是除却一起出生时的看过。他的兄弟除了他的父母,谁也没有见过。他的父母担心他的精神受到刺激,伤害到自己,又或者是伤害到别人。这一次见过,是在他哥哥告诉他,他的另一个哥哥时,之后的一个晚上,他与五个娃娃一起待在床上,他缩在床上不敢动,耳边是舒缓的钢琴声。金将灯打开,询问他的哥哥。他的哥哥却一脸茫然的望着他,金有些慌了哥哥却道了声晚安,打了个哈欠。他走出哥哥的房门时,望向那扇尽头的房门,不知道为何他走近了,望着门锁。他像受到蛊惑一样,打开了门







准备服药自杀
有缘再更
嘿嘿嘿

[all金]对 不 起。


      嘉德罗斯先生,你我有许久未见,甚是想念先生,如未曾见过先生,我都不知道许多的事情与情绪,大家都说你很凶,可我却觉得刚刚好。就像冬日出现在院子的橘猫一样,一路滑过雪,冲向我。却只是来讨食的。讨完食后,瞪了我一眼,又说你同我可以勉强在一起,我甚是欢心。你我的时间太过于短暂了,但是人就是这个样子,宇宙里的行心有大把的时间慢慢接近,相撞,生出火花,而人却不一样,人只有一瞬,你我却扔能抓住这一瞬,互相吸引着靠在一起,是不能用言语诉说的奇迹与感动。 希望你能安好,好好照顾自己,我好想你。
      金打完最后一个字时,格瑞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完了那通漫长的电话,站在房间定定地望着他打字,似乎在等待些什么,金按了一下发送,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拿上搭在沙发上的外套,走过格瑞,格瑞还望着那个方向,望着那个黄黑相间的平板,眼眸中什么也看不出来。金站在门口,一面穿外套,一面故作轻松地对格瑞说:“走啦。"
      格瑞走到金的身旁帮金把里面的帽子放在外面的帽子里,金顺势手向后一推,将大门关上,格瑞一放开金的帽子,金便使劲冲向了楼梯往下跑,格瑞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。金率先下楼,走近一辆银白色的车,车锁响了一声便开了,后面跟着拿着车钥匙的格瑞,金冲他笑了笑,便钻进后座。将外套一脱,扔在了后面。格瑞上车后便打开了暖气,二人无言。
      “……在年轻的时候,我们为心爱的人做过许多傻事,认为感情就是占有,觉得爱就是消耗,认为自己给的,就是对方想要的,到头来却一场空……”格瑞握紧了方向盘。却没有关掉收音机。他回头看金,毫无疑问的看见金抱着外套睡着了。他换了个车道,放慢速度。将外套脱下,盖在金的身上,像是没看见金脸上亮闪闪的泪痕一样。
      “……接下来为各位听众播放的是,由热心听众格瑞先生点的《对 不 起 。》。希望广大听众注意出行安全……”
      金睁开了眼,格瑞也通过前视镜看过来。格瑞的眼眸在明亮的白日里也灿灿生辉着,金缩进了外套,格瑞将音乐开大了些,盖过了金小声的抽泣。
      “格瑞,人与人能相处然后的时间太少太少了啊。”金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望着窗外。格瑞手心里,罕见的出现了汗,这让格瑞无所适从,这个家中的装修满是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爱情的结晶,无一不充斥着幸福,墙上甚至还有没来得及拿下来的合照,但也有可能是故意留着的。格瑞的眼睛不知道该望向哪,他便定定的望着金。金的侧脸侠划过泪珠,在窗边的阳光下灿灿生辉。忽然,格瑞想要抱住他,然后抱一生。




是上面那首歌的歌词
作曲 : AGA,
作词 : AGA,
原曲:Wonderful U - Demo Version,
I never knew,我从不知晓,
I should have known something wouldn't be true,但是我应该知道的那些尽是虚假,
Baby you know that I'm so into you,宝贝儿 你知道我是如此的钟情于你,
More than I know I should do,比我知道的 比我该做的 还要多得多,
So why why why,所以 为什么,
Why should we waited,为什么 我们要等待(我们还要在一起),
And I I I,并且 我知道,
I should be waiting,我应该等待,
Waiting for someone new,等另一个人,
Even though that it wasn't you,即使那个人不再是你,
But I know that it's,但我知道,
Wonderful,这太美妙,
Incredible,让人难以置信,
Baby irrational,宝贝儿 这很荒谬,
I never knew it was obsessional,我从不知道这竟是偏执,
And I never knew it was with you oooh,我从不知道想和在一起是我的偏执,
Baby if it's just,宝贝儿  如果仅仅是,
Wonderful,太美妙,
Incredible,太令人难以置信,
Baby irrational,宝贝儿 这实在太荒谬,
I never knew it was obsessional,我从不知道这竟是偏执,
And I never knew it was with you until you tell me to,我从不知道想和在一起是我的偏执直到你告诉我,
Baby if it's just,宝贝儿  如果仅仅是,
Wonderful,太美妙,
Incredible,太令人难以置信,
Baby irrational,宝贝儿 这实在太荒谬,
I never knew it was so sad,我从不知道和你在一起是如此令人伤心,
Just so sad,如此难过,
I'm so sorry,我很抱歉,
Even now I just cannot feel you feel me,即使现在我还是无法感觉到你在我身边,
So why why why,所以 这是为什么,
Why should we waited,为什么 我们还要等待(我们还要在一起),
And I I I,我知道,
I should be waiting,我应该等待,
Waiting for someone new,等另一个人,
Even though that it wasn't you,即使那个人不再是你,
But I know that it's,但我知道,
Wonderful,太美妙,
Incredible,太令人难以置信,
Baby irrational,宝贝儿 这实在太荒谬,
I never knew it was so sad,我从不知道和你在一起是如此令人伤心,
Just so sad,如此难过,
I'm so sorry,我很抱歉,
Even now I just cannot feel you feel me,即使现在我还是无法感觉到你在我身边,
I don't even know now,我甚至不知道,
I'm sure you'll wait for me,但我却如此确定你会等待我,
Even now I just cannot deny,即使现在我也不能否认,
I just hold on so tight,我只是紧紧抓住,
Until you and I never could breathe,直到你我都无法呼吸,
Oh,噢,
Wonderful,太美妙,
Incredible,太令人难以置信,
Baby irrational,宝贝儿 这太荒谬,
I never knew it was obsessional,我从不知道这竟是我一人的偏执,
And I never knew it was with you until you tell me to,我从不知道想和在一起是我的偏执直到你告诉我,
Baby if it's just,宝贝儿  如果仅仅是,
Wonderful,太美妙,
Incredible,太令人难以置信,
Baby irrational,宝贝儿 这太荒谬了,
I never knew it was so sad,我从不知道和你在一起是如此令人伤心,
Just so sad,如此难过,
I'm so sorry,我很抱歉,
Even now I just cannot feel you feel me,即使现在我还是无法感觉到你在我身边。

辣鸡文笔,嘉被车撞死了,格希望金改嫁格
嘉在天堂气晕过去?!
金在嘉去世后每天写信给嘉
金的平板是嘉送的,初次见面时,嘉砸坏了金一个平板
开头格瑞打的那通漫长电话是在点歌
金不喜欢出门,不想看见马路,所以躺着
开车是去扯证
金把心给嘉,身给瑞了

[all金]寂寞金金,在线找朋友
大意就是紫堂误入邪教,快嗝屁了
幼儿园画技=_=

[all金]寂寞金金,在线找朋友
一篇文一篇漫gou画shi的形式更
希望能看的懂
靠,晚上胃疼先睡了
明天接着画,
◑▂◐

[all金]寂寞金金,在线找朋友


金有个从小朋友,叫格瑞,从幼儿园开始,他们就一直像捆绑出售一样,金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,而格瑞话很少,常常被人忽略,“老师!格瑞沒有苹果!”“我们一起跟格瑞玩吧!"
在与隔壁家格瑞一起玩的时候,刚开始他并沒有感觉到什么,可他与格瑞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格瑞是数学课代表,与之一起的是另一个课代表,是个与格瑞一样稳重而深沉的女孩子,他们在一起,经常探讨一些学术性的问题。金不知道该如何像平日一样去缠着格瑞,跟着格瑞,往日里格瑞都是跟在他身后的,任由他牵着望前跑,可此时,格瑞的身影已经太淡了,他想看清他的身影,却越发的模糊,就连牵着的手也失散了,竹马的身份显得太过无力脆弱。
沒必要用幼年时的帮助捆住人家吧。
所幸金并不是一个会沉浸在悲伤里的人,他在培优班里交了个朋友,因为培优班里大多数人都是互相认识,成团一起玩的,所以金的新朋友与金一样独自
一人,那个紫发的孩子叫紫堂幻,幻并不招人喜欢,看起来阴沉懦弱,但金知道,幻是个好孩子,在谈及《幻兽》时,他的眼睛总是闪闪发亮的,像星星一样,金没有告诉他,他比起玄幻小说,更喜欢偏童话一点的小说,常常因为这个爱好而被别人说幼稚,虽然都是友好性质的调笑,但他堵气似的,所性闭口不谈了,而《幻兽》只是他偶然看过五六章的小说,但为了能与幻有共同语言,他还是熬夜爆肝看完了两部,第二天与幻一起同好见面惺惺相惜了。

第一次为喜欢cp写文,胎教文笔
可以猜猜幻是怎么离开的,嘿嘿嘿

还有三个小时
下午两点,如果有小姐姐拍肩就把这张图送她(
我穿的蓝色上衣,蓝色裤子,背蓝色包,短发|・ω・`)

@太陽は決して譲れない
太太的魔女设定
画的很抽像请见谅
(´ω`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