獴十

可以叫我烧鸡
开心就行
大部分主角中心,会对长毛角色有好感
扩列的话QQ:3199692491
(不太会聊天

我就烂

堆堆摸鱼

不知道为什么画完27的脸就不想接着画了,,,

6927的图全是草稿,,

明天应该会把那个线稿勾了

感觉6927很适合HE向的纱麻嘿嘿

[all27]全是摸鱼


全是自娱自乐的摸鱼段子,有ooc

我写文真的菜





1   .R27

社畜27,学生R


迟来几周的雨带来了盛夏中难得的凉气,好像要把迟来的部分补上一样,雨拼命的降落着。


   这对沢田纲吉并不是个好讯息。如果他在家的话,这或许会是个不错的天气,但现在他左右手都提着速冻食物与方便面,有些发愣站在有许多人涌入的便利店门口,被迫接受着打量过来,又划过去的目光。


    沢田纲吉微微垂下头,有点长的刘海垂过眉毛,手被过多的方便食品勒到发白。


    雨蒸发在人与人之间,那点尚存的一丝寒气也消失不见,在雨水的嘈杂声下人的声音也不自觉变的更大,人与人交流的表情变的模糊。沢田纲吉身形晃了晃,现实简直像梦境一样虚幻。


    反正生活再差也不会比昨天更差了。


    快速定住了心神后,他小心提起食物,绕过打扮靓丽的JK和一脸疲态的上班族。


   “欢迎您下次再来!”


    他大步走入雨里。


    反而轻松下来了,脑内也变的清晰。人们的视线也变的似有似无,沢田纲吉眨了眨沾上雨水眼睫毛。


    直觉却在这时叫嚣。直觉?沢田纲吉只想面无表情的忽视掉,然后快速回家。


    他抬脚路过那个阴暗的巷子两三步,当然,五六秒后又折了回来,沢田纲吉在内心不断叹着气。


    “啪一一”昏暗的房间有了一丝光亮,灯泡什么时候坏了一个,沢田纲吉在喘气的缝隙里想着,顺便地板上拖出长长的水痕。


     从巷子里半背半拖出来的少年被他安放在了沙发上,明明这小鬼被他盖了个西装外套拖回来的,但沙发还是被打湿了,沢田纲吉有些头疼坐在地毯上。


     为什么昏迷了呢,虽然直觉叫他搬回家,但果然应该叫救护车吧,沢田纲吉迷迷糊糊打量着这个在光亮下展露出容颜的少年。


     干净的脸上没有带着一丝亚洲人的气息,眉毛也带着凌厉,还没长开就无比高挺的鼻梁,睫毛像蝴蝶停留在眼睛上,鬓角的头发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,竟然穿着并盛中的校服,沢田纲吉心中一惊。


     不过,对了,他为了救这小鬼放下的食物,应该要折回去拿了。


     沢田纲吉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转头走了几步就倒在门口。


     糟糕了啊,我的食物,完蛋完蛋。


     沢田纲吉皱着眉与自已抗衡,然后理所当然的输了。


     “哒一一”


      什么声,思考无能的沢田纲吉真正睡下了。






2   .692759 

老师27,学生69,59


    他在商业街漫无目地的游走,和路边抽烟的白毛互看不爽,相邀去小巷子里打了一架,虽然挂了彩,但还是赢了。心中却没有多高兴,他意识到巷口有人注意到了这场已经结束的争斗,那人还停住了脚步。


    既使不回头,也知道是谁,这种视线从来是那人落在别人身上的,他低头看了眼,那昏迷的白毛穿着并盛中的校服,可能是他的学生,收起了口袋的刀,向后扫了眼。天色异常阴沉,他自已也不知道摆出了怎样的表情,兔子就吓的跳走了。


    更烦躁了,没有兴趣接着揍死了一样的小子,他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,叼着烟却没找到打火机,皱了皱眉,走进街对面的便利店,刚迈下脚就听见了雷声,雨像开到最大的水龙头,他的世界却变的安静。


    他与那双躲在杂志后面的眼睛对上了,这是第一次,两人的目光又快速逃开了。


    那本杂志应该是那人随手拿来的,少女穿搭几个大字像在发光,粉嫩的封面意外的与他没有违合感,不至于太像变态。封面上橘色长发女孩张开涂满五颜六色指甲油的手,温柔的对悄悄打量的六道骸笑着,......或许不是随手拿的。


    自已都没意识到打量了他多久,对方的眼神也在四处乱晃,放下了杂志又有些犹豫的走了过来。直到最后他还没意识到自已拿的什么杂志吗,六道骸还想思考些什么。


    “同学你好....你应该是黑曜的学生吧。”那人递过来了把伞,“快回家吧,已经有些晚了。”他的语气像个长辈,六道骸在心里补充着,“kufufu,你没有必要对我施舍。″,那人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了,表情变的有些复杂,像想吐槽些什么。


    但六道骸最后还是拿走了伞,他刚才确实有在思考的缝隙里头疼了下么回去。在他撑开伞走出店门好几步后,沢田纲吉冲出了店。六道骸听到了背后几个焦急的水花声,没做任何表情,他又叼着那支没点火的烟,暗暗想是不是不应该把白毛打的太惨。


    不过既然烦躁感源于空虚,那么只要不断掠夺就好了,他是这么想的。







 3   .6927

人鱼69,伪渔民27


海浪带着血的气息卷到脚下,又快速卷走。沢田纲吉望着这场似乎已经结束的战斗,那些人的尸体像幻觉一样出现又快速消失,被海带领到了深处。


    如果真是幻觉就好了,沢田纲吉叹了口气,又看了眼在一旁被海浪拍打的人。像瓷器一样的苍白的脸庞,靛蓝色的头发乖乖搭在两边,那张脸在月光的宠爱下近乎蛊惑,又平静的就像没有生命的艺术品。


     视线划过与脸一样瓷白的腹部与胸口,几把小刀闪着寒光,突兀的破坏了美,不,也许是正是它们创造了这种平静的美。


     沢田纲吉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,他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种突发状况。


     而那人的生命力好像过于顽强了,在这种伤势下还颤抖的握着把,小鱼叉?沢田纲吉又蹲了下来观察。


    “......您好?”海浪叫嚣着,贪婪的舔舐着他们,意料之中的没人应答。


    要救吗?但他并不想家里多一具貌美的尸体。


    那人还没被海水冲走,或许还有救,沢田纲吉抿了抿嘴,因为太重了吗,还没有被海浪冲走。


     沢田纲吉最后还是决定向他伸出了手。


     那人的身体真的像瓷器一样冰凉,沢田纲吉也有些颤抖了,他吹半天冷风的手也比那人要温暖。


     咬咬牙,抱着好好埋掉的心情,还是小心把他另外半身拖出海浪中。


    与发色相同的靛蓝色鱼尾在月光里展现,密集排布的鳞片像童话里才存在的珍宝,冷色的光映在那双暖棕色的眼睛里。


    但上面也布着些大大小小的伤痕,交缠着,荆棘一样困住他。


     沢田纲吉愣住了。


     啊,果然是海妖一类的,这类奇异的生物一向与他平凡的一生无缘,说不定即使带他回家,第二天也会变成泡沫飞走。


    不过这样应该还有救吧,他突然想到。


    伤痕实在不适合他。


    沢田纲吉用力把他拖上装着海产的推车上,依依不舍的丢了半袋子贝壳,开始一边盘算能在哪里安放这条大鱼,一边费劲的拉着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他没注意的背后,那只握着鱼叉的手,颤抖着想要抬起来,却又彻底脱力垂下去。







4   .s27

杀手s,第十代武林盟主27


    强烈的失重感,惊愕的人群。


    用了毒啊,他了然,四肢渐渐麻痹,眼睛时明时暗,脑子也变成不清明的线团。


    即使如此,他心中还是带着怒火,越烧越旺,风雨与坠落也熄灭不了,他不想死亡,不想腐烂在一个无名之地。


    按理说从杀死师傅那天起,他已经做好了被鲜血浇淋,再用自已的鲜血浇淋别人。


    但他直到现在也在与谁抗衡。


    所有讨伐他的侠客的目光与声音被断阻在崖上。


    失重与不切实际感将他提前带到了炙热的地狱,他看到了所有被他打败的剑客,剑帝提着他失去的手臂站在中间,所有人平静的望着他。


    火熄灭了。


    所有触感又回来了。


    带着泥水的发丝黏在伤口上,半戒平静散发着寒气,插在大腿上的一排暗器被藏在深处的血管温暖,他的心脏还在猛烈的跳动。


    他伸出带着污泥的义肢,用力插进了石缝里,挂在了离地还有不知多远的地方,义肢与手臂连接处又渗出鲜血。所有伤口的血都义无反顾的奔涌出来,顺着冰冷的皮肤往下滴,深黑的队服倒看不出来什么惨烈景象,黑夜给予了所有罪恶藏匿的角落。


    在他不知道的时刻雨停了,狭小的崖口中,浓墨一样的夜也被擦亮成浅蓝,仿佛这个阴暗的深处也能被照耀到。


     他像有所感应一样张开眼向下看,对上了一个小小的男孩,眼中却倒映着天空与狼狈的他。


     小孩的突然出现与干净透亮,还十分居家的提着菜篮子,让他不禁怀疑自己真的身处异处,要不是撑了半夜的手臂又开始发疼,各伤口也有准备再裂开一次。


     而对方显然被不知是人是鬼的物体吓了一跳,柔软的棕毛也要炸起一样。


     仔细一看他离地面不远不近,昨晚流下的血在地上变成一桩惨案。


     他用眼睛丈量着,要在平时这种高度只要往下跳就平安落地了,但现在掉下去死不死就全靠运气了,或许还可以靠点别的,他又看了眼那男孩,那男孩也悄悄看过来,不失所望的抖了下。


     或许是对方的出现与存在过于魔幻,他竟会冒出这种想法。


     他在心中悄悄嘲笑了声,这时应该说些什么许诺却又不知如何开口,只好适时的晕了过去,银色发丝也顺着没有支撑的头颅滑落。


     在黑暗中,他好像听到篮子落地的声音。




是性转5927嘿嘿

但这张应该止步于俩大头了

画画好难

半夜瞎想想

脑了一个一般不良69和迷之出现在他手机里的ai27。

27会退96网购的过多垃圾食品,会和69在手机上下五子棋决斗。69会威胁摔手机,还会半夜故意用手机看小黄网,直到手机发烫自动关机了XD

甚至脑到了结尾,HE就是遇到了本人,甜甜的爱情。

BE就是手机被摔坏了,ai27没了后(删了啊,格式化啊),69发现现实中的27已经死了很久了,或者这个27是别的世界线的,又或者一群小混混把69揍死了,ai27只能帮他联系同伴和报警,然后拼命的敲手机屏(许多BE方法

[5927] 言って。

-可能是刀

-疯狂循环这首歌的产物



    陌生的天花板。

    躺在病床上的银发男人睫毛颤抖了下,半睁开眼,一片空白,感官渐渐恢复运作,淡淡的消毒水味与仪器冷静的运作声交缠着,紧紧捆住他。

    那声细微软弱的叹息,像一把不怎么锋利的小刀,小心划开他身上的束缚。

    心脏跳动声忽然变大了,盖过了所有声音。

    男人想与意识挣扎着坐起来,却又模糊的看见一个人影探出脑袋看着他的动作,好像还担忧的皱着眉。

    不要再皱着眉头了,男人是想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吗?″那个棕色脑袋的大眼睛对上了男人强行半睁的绿眼睛,“不要再勉强了,狱寺,可以再睡一下。"感受着另一个人的气息,莫名又久违的安心感,他想要回应一声,但还是沉沉的闭上了双眼。


    金红的夕辉尽数撒下。

    梦中他与谁在陌生街头没有目的的漫步着,然后他们好像在开心的交谈着,他眼中的绿色碎成了一块块。

    然后又在一个路口,他与他说了句话,笑着挥了挥手,夕阳的余辉印他脸上,像血染开那模糊不清的容颜。

    然后他转身走掉了。


    还有什么来的及说。

    男人突然不想醒过来,结局不该是这样。

    但梦只是梦。

    他还是缓缓睁开了眼睛,这次醒来显然比上次状态好多了,手上正在输液的针管也没有牵制住他,他快速坐了起来,仔细观察周围环境。

    依然是那个陌生的病房,自已身上还是缠满绷带,入眼的暖色只有床头柜的那堆水果,那个棕色脑袋不在了,他没由来的感觉心慌。

    湛蓝发亮的天空充满生命力,半开的窗户吹来凉爽的风,原来已经夏末了。


    房门突然被推来,一个黑色短发,嘴角带疤的男人和一个黑色卷发的少年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两人看上去有点疲惫,眼底都带着青灰色,男人撑了个笑容,而少年只半睁了一只眼,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前。

    这个看上去有些怪异的组合,向狱寺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狱寺握住了戒指。

   “终于醒啦,章鱼头。”那个黑色卷发的少年有些意外的看着平静坐着的狱寺,“真是生命力顽强。”

    但狱寺显然没有眼前两人那么熟悉对方。

   “...你们是谁?"狱寺戒备的盯着两人,把手上的戒指握的发疼。

   “哈?”那两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

    蓝波一边划动手机相册一边粗略的讲解着。

    面对相册合照里爽朗笑着的自已还真怪异,就好像自已不是自已一样,狱寺面无表情的想到。

   “所以我们以前既是朋友也是同事。″狱寺的潜意识让他选择相信蓝波,消化着蓝波给的信息。

   “啊,是的,你竟然还失忆了,真是麻烦了。"蓝波收起了手机,皱着眉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狱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嘴,又转头看着窗外,蓝波也没有接着讲的打算,随手打开了个棒棒糖。气氛又变的尴尬起来。


    山本刚好拿着病历推门而入,“医生说短暂的失忆是有可能的,好好打针吃药,接下来等着回想起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失忆还真像在逃避。”蓝波含着棒棒糖哼了一声,又把糖咬碎,“章鱼头。”

   “嘛,蓝波也别这么说,他总会想起来的。狱寺也是,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就直说吧,大家都是朋友。″山本无奈的对两人笑了笑,眼神却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老实说,有些嫉妒现在这样像无事人的他。


    狱寺却没在意章鱼头的称呼,怔怔的想着蓝波含糊不清的话。他好像真的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,明明好像触手可即,思绪却像在光滑墙面难以行走的蜘蛛。

     风又卷来带动着雪白的窗帘,轻轻发出响声,窗边只有一个空无一人的凳子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已经快入秋了,窗子怎么还一直开着...″蓝波疑惑的想去关窗户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一直沉默的狱寺却好像抓住了重要线索,抬头看着那两人,“...那个棕色头发的男孩是谁?"


突然翻到了以前做的拼图


入间君太可爱了www

画了恶魔x修女,

好快乐

(虽然一如既往的菜


祝大家情人节快乐!

[奇入] 神经迟缓

   是花吐症来着

   我写的好莫名其妙(......


    入间捧着淡青色的花有些不安的坐在巴垃姆的对面。

   “听好了",巴拉姆认真翻着书,“这些花吸收你的养分为生,这对恶魔来说没什么,但对你是可以致命的。"入间睁大了眼睛,“所以,你需要找喜欢的人接吻才可以好。"入间脸突然爆红了起来,“诶?",“我会给你一些药草之类的缓解,剩下的你要自己加油了。"巴拉姆合上书开始忙碌,直到入间拿着药要离开,大脑还在死机中,巴拉姆关上门之前不安的看了眼他,“必须要是喜欢的人。"

    喜欢的人,接吻,什么啊,会有那种人选吗,入间大脑空白的踏进师团的活动房间,放学时他让大家先回去了,所以此时空无一人,他打算冷静思考一下自已的小命。一抬眼,熟悉的工作间中,就好像看到了学长还在桌前,不对,“...学长?",手中的药草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“好久不见,入间君。″学长在惊讶之余马上保持了冷静,像往日一样温和的笑着,本来是为了和某人碰头才来,顺路来看下的,现在好像大走运了,“...学长..不是在监狱里吗。”入间有些不敢对上奇里欧的眼睛,“是啊,所以要再见了哦,入间君。"奇里欧的视线贪婪的舔食着入间,只要,再忍耐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奇里,咳,咳咳!”入间本能的想叫住奇里欧,情绪邀动的咳出花来,跪坐在青色的花瓣上。奇里欧呆呆的看着入间因为呼吸困难而涨红的脸,与不断被咳出的花朵,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,并兴奋了起来,真是美丽的臣服姿态,想提前品尝了,奇里欧缓缓接近着他的猎物。

    入间抬起头,学长的身影笼罩他在身上,脸上又泛着奇怪的红晕。“...学...长?″奇里欧蹲了下来,本能驱使他,解开入间的上衣纽扣,被衣物掩盖下,带着甜美气息的脆弱躯体在害怕着颤抖,奇里欧满意的抚摸过入间的肩头,毫不犹豫的咬在他的脖颈处。属于恶魔的尖牙刺入皮肤,食入适量血液让奇里欧的翅膀愉悦的舒展开来,但强烈的疼痛使入间脸色变得苍白,身体更加剧烈的颤抖着,奇里欧松开了嘴,嘴角还带血迹,笑着抚摸着入间的脸,入间被迫眉头紧皱着,死死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手下的身躯突然挣扎了起来,奇里欧始终带着兴奋的笑观赏,直到入间努力将脸凑前了点,亲上了他。“哈?"奇里欧保持着的笑容呆住了,亲了,跟他?奇里欧睁大了眼睛,与厌恶和绝望一点关糸也没有的行为,也会让他激动不已吗。

    虽然脖子上还在流血,但呼吸似乎变得顺畅了起来。入间刚松了口气,却又被奇里欧抓紧了手臂,狠狠地亲了回去,奇里欧在他嘴里伸出了舌头,口中还残留着淡淡的血的味道,混杂在两人之间,入间又陷入了缺氧的境地,他在喘息之间,盲目思考着奇里欧的回吻。

    奇里欧放过了入间的嘴唇,欣赏着入间剧烈的吸收着氧气,开始吮吸起他的伤口,伤口被吮吸完又被轻轻的舔食掉流出的血液。奇里欧像想起了什么忽然抬起头,用恳求的表情看着入间,眼神里却堆满欲望:“入间君,你是,我的,一定要属于我......”,不然就只有吃掉你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入间努力的张大了眼睛,奇里欧的表情却还是逐渐变的模糊了起来,他的,是怎样的感情,奇怪的问题还在漂浮着,入间终于在失血与疲惫下合上了眼睛。

奇入好好食!!!


不会画笼子草

菜鸡作画中